黃河流域:構建“三區一廊道”空間保護體系
發布日期:2020-06-18
編輯:1914
來源:
【字體大?。?
打印

記者:習近平總書記發出了“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偉大號召,為新時代加強江河保護和治理指明了方向。您如何理解“幸福河”的內涵?

張金良:幸福河的內涵包括河流健康和人民幸福兩個方面。幸福河就是在維持河流自身健康的基礎上,為流域人民持續提供優質生態環境和社會服務,提高人民的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支撐流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河流。因此,幸福河是一條安瀾的河、健康的河、惠民的河、宜居的河、文化的河。

對黃河而言,確?!按蟮滩粵Q口、河道不斷流、水質不超標、河床不抬高”是幸福河的基本前提,達到“防洪保安全、優質水資源、健康水生態、宜居水環境、先進水文化”是幸福河的內在要求和基本標志。要通過全面保護和系統治理,興利除害,讓河流自然生命生生不息,實現人民群眾洪水無憂、飲水放心、用水便捷、親水宜居、人水和諧,滿足人民群眾對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的需求,實現河流健康、人民幸福。

記者: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沿黃河各地區要從實際出發,積極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您對高質量發展如何理解?

張金良:黨的十九大首次提出高質量發展,不是單純地追求經濟發展的高速度,而是要追求效率更高、供給更有效、結構更高端、更綠色可持續以及更和諧的增長。

高質量發展是高效率增長,指通過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以較少的投入獲得最大的收益;高質量發展是有效供給性增長,指降低整個社會的杠桿率,實現有效供給,保持經濟運行過程中供求關系的平衡;高質量發展是中高端結構增長,我國過去較長時期實際上是以傳統制造業及房地產為支柱產業的中低端增長;高質量發展是綠色增長,強調節能環保,是不以破壞自然生態環境為代價的增長;高質量發展是可持續增長,要考慮各種經濟資源及社會資源的承受能力,遵循客觀規律,量力而行;高質量發展是和諧增長,要求每個社會階層的福祉都能隨著經濟增長而增長。

記者: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需要哪些標準衡量?

張金良: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首先就要理解什么是剛性約束,可用水量是“剛”,用水定額也是“剛”,是不能突破的紅線約束。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

一是明確流域的可利用水量,實行用水總量和強度雙控。要在堅持生態優先的前提下,弄清楚各地可用水量,進行合理分水,控制用水總量;要建立覆蓋主要農作物、工業產品和生活服務業的務實管用的用水定額標準體系,強化用水定額監督管理,對不符合國家和?。▍^)用水定額標準的項目一律不予審批,推進全面節水和控水。

二是堅持量水而行,堅決抑制不合理用水需求。根據各地區確定的可用水量和用水定額,結合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布局,提出城市生活用水、工業用水、農業用水的控制性指標,抑制不合理的用水需求,實現還水于河。

記者:目前,黃河流域治理與保護面臨哪些形勢和問題?

張金良:首先,黃河流域水資源開發利用程度高,但徑流量顯著減少,受人類活動和氣候變化的雙重影響,未來黃河徑流量還將進一步減小,水資源供需矛盾突出,節水潛力有限;其次,黃河復雜難治,其根本癥結在于水少沙多,水沙關系不協調長期存在,同時,黃河中游北干流缺乏控制性工程,水沙調控體系不完善;再次,當前黃河下游發生大洪水的風險依然存在,洪水防御調度難、威脅大;還有,黃河流域是我國生態脆弱區分布面積最大、脆弱生態類型最多、生態脆弱性表現最明顯的流域,荒漠化、沙化土地集中分布,水土流失嚴重。

記者:針對上述問題,您在黃河流域的治理與保護方面有什么建議?

張金良:要充分考慮區域差異性,分類施策,提升上游水源涵養、中游水土保持、下游濕地生態功能,構建黃河流域“三區一廊道”生態功能和水功能空間保護體系,保護水資源,修復水生態,治理水環境,提升生態系統穩定性和質量。

提升黃河源區水源涵養功能。一是加強黃河源區保護。在黃河源區加強退牧還草、封山育林、沙化草地治理、濕地保護等綜合治理措施,維護河源區河湖生態空間和水源調節功能,加大扎陵湖、鄂陵湖生態保護力度。二是提升上游水源涵養生態功能。加強瑪曲、若爾蓋等區域草原草甸濕地封禁保護,以瑪曲、若爾蓋為主建立世界級黃河濕地公園。對黃河青海段、甘肅段和四川段水源涵養區自然濕地進行搶救性保護。三是實施支流源頭保護。以祁連山、秦嶺、六盤山、白于山等為重點,在支流源頭區實施林草植被建設等生態環境保護工程,提升支流源頭的水源涵養能力。

進行荒漠防治與沙化治理。一要實施防風固沙工程。以五大沙漠(沙地)為重點治理區域,持續推進沙漠防護林體系建設。二要加強上游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治理。在賀蘭山東麓、陰山-大青山南麓等重點地區,實施增綠、固沙、擴濕工程。通過生態移民、退牧還草、圍欄封育等措施,推進內蒙古高原西部與南緣、寧夏中部、青海塔拉灘等地水蝕風蝕交錯區和農牧交錯地帶生態退化、沙化綜合治理。三要穩定人工綠洲。以寧蒙灌區為重點,以沿黃灌區為主、灌區外圍生態修復區為輔,構建沿黃生態帶。

對河口區濕地進行生態保護。一要加大河口空間管控。合理確定河口生態保護空間格局,制定負面管控清單。開展刁口河故道等備用流路生態修復,推進退塘還濕、退田還灘。二要實施濕地生態系統保護。堅持河流-海洋-陸域系統保護與治理,建立河口區生態環境跟蹤監測評估體系,強化監督和管理。三要持續實施濕地生態補水。充分利用調水調沙期和汛期洪水,實施河口淡水濕地生態補水,適時開展備用入海流路生態補水,維護河口三角洲良好生態。

構建河湖生態廊道。一是維護河流廊道功能。落實河流生態流量(水量)指標與過程管理,開展黃河干流生態水量調度。推進支流水資源優化配置及水量調度,保障河道生態基流。加強上游干流以及湟水、大通河、洮河等支流水生生物棲息地修復。二是實施河流水環境保護與水污染治理。建立水環境承載能力預警機制,到2035年主要污染物控減40%,嚴控廢污水排放量和污染物入河量,實現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在98%以上。三是下游生態廊道建設。按照“洪水分級設防、泥沙分區落淤、水沙自由交換、三灘分區治理”,在寬灘區實施三灘分治,塑造“高灘”、“二灘”和“嫩灘”的空間格局,作為生活、生產、生態的基底,形成黃河下游800多千米生態長廊,保障黃淮海平原的生態安全。四是湖泊生態治理。實施烏梁素海水環境治理,科學論證水系連通工程,擇機實施生態補水等措施。

加強黃河防洪治理工程建設。一是完善黃河水沙調控體系。開工建設古賢水利樞紐工程,推進黑山峽、磧口水利樞紐工程建設,構建完善的水沙調控體系,充分發揮水沙調控整體合力,提高黃河水沙的調控能力,科學管理洪水、協調水沙關系。二是實施河道和灘區綜合提升治理。補齊黃河上中下游、干支流防洪工程短板,實施寧蒙河段防洪工程建設,推進下游河道和灘區綜合提升治理,基本控制游蕩性河段河勢,完善“上攔下排、兩岸分滯”的防洪減災工程體系;創新下游治理方略,因灘施策,實施三灘分區治理,破解防洪保安和灘區高質量發展之間的矛盾。

推進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一是推進重點水源工程建設。加快推進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建設,退還擠占黃河生態水量,實現“還水于河”,構建以“一線七庫”為主,區域水資源配置工程為補充的流域水資源配置工程體系,增強水資源調控能力,保障供水安全。二是建設三大多能互補清潔能源基地。依托古賢、磧口、黑山峽等重大水利樞紐工程,充分利用當地風、光資源,打造水電、抽水儲能、光伏、風力發電為一體的5000萬千瓦級黃河“幾”字灣清潔能源基地,實現節水、減排、水土保持和生態資源恢復,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提供支撐。


黃河流域:構建“三區一廊道”空間保護體系
發布日期:2020-06-18 編輯:1914 來源:

記者:習近平總書記發出了“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偉大號召,為新時代加強江河保護和治理指明了方向。您如何理解“幸福河”的內涵?

張金良:幸福河的內涵包括河流健康和人民幸福兩個方面。幸福河就是在維持河流自身健康的基礎上,為流域人民持續提供優質生態環境和社會服務,提高人民的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支撐流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河流。因此,幸福河是一條安瀾的河、健康的河、惠民的河、宜居的河、文化的河。

對黃河而言,確?!按蟮滩粵Q口、河道不斷流、水質不超標、河床不抬高”是幸福河的基本前提,達到“防洪保安全、優質水資源、健康水生態、宜居水環境、先進水文化”是幸福河的內在要求和基本標志。要通過全面保護和系統治理,興利除害,讓河流自然生命生生不息,實現人民群眾洪水無憂、飲水放心、用水便捷、親水宜居、人水和諧,滿足人民群眾對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的需求,實現河流健康、人民幸福。

記者: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沿黃河各地區要從實際出發,積極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您對高質量發展如何理解?

張金良:黨的十九大首次提出高質量發展,不是單純地追求經濟發展的高速度,而是要追求效率更高、供給更有效、結構更高端、更綠色可持續以及更和諧的增長。

高質量發展是高效率增長,指通過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以較少的投入獲得最大的收益;高質量發展是有效供給性增長,指降低整個社會的杠桿率,實現有效供給,保持經濟運行過程中供求關系的平衡;高質量發展是中高端結構增長,我國過去較長時期實際上是以傳統制造業及房地產為支柱產業的中低端增長;高質量發展是綠色增長,強調節能環保,是不以破壞自然生態環境為代價的增長;高質量發展是可持續增長,要考慮各種經濟資源及社會資源的承受能力,遵循客觀規律,量力而行;高質量發展是和諧增長,要求每個社會階層的福祉都能隨著經濟增長而增長。

記者: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需要哪些標準衡量?

張金良: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首先就要理解什么是剛性約束,可用水量是“剛”,用水定額也是“剛”,是不能突破的紅線約束。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

一是明確流域的可利用水量,實行用水總量和強度雙控。要在堅持生態優先的前提下,弄清楚各地可用水量,進行合理分水,控制用水總量;要建立覆蓋主要農作物、工業產品和生活服務業的務實管用的用水定額標準體系,強化用水定額監督管理,對不符合國家和?。▍^)用水定額標準的項目一律不予審批,推進全面節水和控水。

二是堅持量水而行,堅決抑制不合理用水需求。根據各地區確定的可用水量和用水定額,結合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布局,提出城市生活用水、工業用水、農業用水的控制性指標,抑制不合理的用水需求,實現還水于河。

記者:目前,黃河流域治理與保護面臨哪些形勢和問題?

張金良:首先,黃河流域水資源開發利用程度高,但徑流量顯著減少,受人類活動和氣候變化的雙重影響,未來黃河徑流量還將進一步減小,水資源供需矛盾突出,節水潛力有限;其次,黃河復雜難治,其根本癥結在于水少沙多,水沙關系不協調長期存在,同時,黃河中游北干流缺乏控制性工程,水沙調控體系不完善;再次,當前黃河下游發生大洪水的風險依然存在,洪水防御調度難、威脅大;還有,黃河流域是我國生態脆弱區分布面積最大、脆弱生態類型最多、生態脆弱性表現最明顯的流域,荒漠化、沙化土地集中分布,水土流失嚴重。

記者:針對上述問題,您在黃河流域的治理與保護方面有什么建議?

張金良:要充分考慮區域差異性,分類施策,提升上游水源涵養、中游水土保持、下游濕地生態功能,構建黃河流域“三區一廊道”生態功能和水功能空間保護體系,保護水資源,修復水生態,治理水環境,提升生態系統穩定性和質量。

提升黃河源區水源涵養功能。一是加強黃河源區保護。在黃河源區加強退牧還草、封山育林、沙化草地治理、濕地保護等綜合治理措施,維護河源區河湖生態空間和水源調節功能,加大扎陵湖、鄂陵湖生態保護力度。二是提升上游水源涵養生態功能。加強瑪曲、若爾蓋等區域草原草甸濕地封禁保護,以瑪曲、若爾蓋為主建立世界級黃河濕地公園。對黃河青海段、甘肅段和四川段水源涵養區自然濕地進行搶救性保護。三是實施支流源頭保護。以祁連山、秦嶺、六盤山、白于山等為重點,在支流源頭區實施林草植被建設等生態環境保護工程,提升支流源頭的水源涵養能力。

進行荒漠防治與沙化治理。一要實施防風固沙工程。以五大沙漠(沙地)為重點治理區域,持續推進沙漠防護林體系建設。二要加強上游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治理。在賀蘭山東麓、陰山-大青山南麓等重點地區,實施增綠、固沙、擴濕工程。通過生態移民、退牧還草、圍欄封育等措施,推進內蒙古高原西部與南緣、寧夏中部、青海塔拉灘等地水蝕風蝕交錯區和農牧交錯地帶生態退化、沙化綜合治理。三要穩定人工綠洲。以寧蒙灌區為重點,以沿黃灌區為主、灌區外圍生態修復區為輔,構建沿黃生態帶。

對河口區濕地進行生態保護。一要加大河口空間管控。合理確定河口生態保護空間格局,制定負面管控清單。開展刁口河故道等備用流路生態修復,推進退塘還濕、退田還灘。二要實施濕地生態系統保護。堅持河流-海洋-陸域系統保護與治理,建立河口區生態環境跟蹤監測評估體系,強化監督和管理。三要持續實施濕地生態補水。充分利用調水調沙期和汛期洪水,實施河口淡水濕地生態補水,適時開展備用入海流路生態補水,維護河口三角洲良好生態。

構建河湖生態廊道。一是維護河流廊道功能。落實河流生態流量(水量)指標與過程管理,開展黃河干流生態水量調度。推進支流水資源優化配置及水量調度,保障河道生態基流。加強上游干流以及湟水、大通河、洮河等支流水生生物棲息地修復。二是實施河流水環境保護與水污染治理。建立水環境承載能力預警機制,到2035年主要污染物控減40%,嚴控廢污水排放量和污染物入河量,實現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在98%以上。三是下游生態廊道建設。按照“洪水分級設防、泥沙分區落淤、水沙自由交換、三灘分區治理”,在寬灘區實施三灘分治,塑造“高灘”、“二灘”和“嫩灘”的空間格局,作為生活、生產、生態的基底,形成黃河下游800多千米生態長廊,保障黃淮海平原的生態安全。四是湖泊生態治理。實施烏梁素海水環境治理,科學論證水系連通工程,擇機實施生態補水等措施。

加強黃河防洪治理工程建設。一是完善黃河水沙調控體系。開工建設古賢水利樞紐工程,推進黑山峽、磧口水利樞紐工程建設,構建完善的水沙調控體系,充分發揮水沙調控整體合力,提高黃河水沙的調控能力,科學管理洪水、協調水沙關系。二是實施河道和灘區綜合提升治理。補齊黃河上中下游、干支流防洪工程短板,實施寧蒙河段防洪工程建設,推進下游河道和灘區綜合提升治理,基本控制游蕩性河段河勢,完善“上攔下排、兩岸分滯”的防洪減災工程體系;創新下游治理方略,因灘施策,實施三灘分區治理,破解防洪保安和灘區高質量發展之間的矛盾。

推進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一是推進重點水源工程建設。加快推進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建設,退還擠占黃河生態水量,實現“還水于河”,構建以“一線七庫”為主,區域水資源配置工程為補充的流域水資源配置工程體系,增強水資源調控能力,保障供水安全。二是建設三大多能互補清潔能源基地。依托古賢、磧口、黑山峽等重大水利樞紐工程,充分利用當地風、光資源,打造水電、抽水儲能、光伏、風力發電為一體的5000萬千瓦級黃河“幾”字灣清潔能源基地,實現節水、減排、水土保持和生態資源恢復,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提供支撐。



地址:中國河南省鄭州市金水路109號      郵編:450003

技術支持:云河(河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

豫ICP備15001236號-6

贵州体彩11选五规则